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沈南鹏今后会成为纳斯达克的常客

时间:2018-10-28 22:20:3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沈南鹏:今后会成为纳斯达克的常客

高改芳 上海报道

“在中国,评判人的财产是很难的———有的人上市,有的人不上市。我觉得有个人的话说得很好,这些富豪榜最多不过给一些经济人物,尤其是企业家们拍了一张集体照,细节比较模糊,也不一定是精确的。但是央视经济人物远远超出了财富的概念,不单单用财富来衡量一个人。今年的主题很符合我们国家的主旋律:感,创新,影响力。”11月30日,浙江电视台,刚刚录完CCTV年度经济人物访谈的沈南鹏,面对侃侃而谈。

高挑的身材,清瘦的外形,老派的圆形镜框,长发一丝不乱地梳向脑后……沈南鹏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精明个的南方人,典型的上海人,精致而注意细节。沈南鹏对于的提问,有问必答,相当坦诚。他的反应很快,语速也很快。

从数学天才到耶鲁MBA

沈南鹏这个名字再次因纳斯达克而大放异彩,是今年的10月26日22点40分,———如家快捷酒店(NASDAQ:HMIN,以下简称如家)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这是沈南鹏三年内第二次带领企业来到纳斯达克。此前,沈南鹏和梁建章、季琦一起创立携程,并于2003年底将携程带上纳斯达克。

沈南鹏这个名字似乎与纳斯达克、风险投资、自主创业这几个关键词结下了不解之缘。

与分众传媒CEO江南春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做生意不同,沈南鹏从小就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小神童”。

参加中考的时候,几门功课的满分是600分,沈南鹏居然考了594分!从小到大,沈南鹏得到的奖项包括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美国中学生数学竞赛海外赛区冠军等。

在1982年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上,沈南鹏和梁建章,这两个数学“小神童”同时获奖。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相识。之后沈南鹏进入上海交大数学系,而梁建章就读于复旦计算机系。4年后,两人同时来到美国,沈南鹏在耶鲁攻读商学院,梁建章在乔治亚理工学院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一个在华尔街做投行,一个进了ORACLE(甲骨文)研发部。17年后,他们的命运再次在携程交叉。当然这是后话。

对于自己中学时的优异成绩,沈南鹏却相当忌讳———“在当时中国的考试体制下面都鼓励孩子拿最高的分数,却忽视了书本以外的东西。孩子读书成绩不错,但是能不能适应社会,会不会高分低能,这些都是我对于高分的担忧。”沈南鹏说。

沈南鹏也不认为自己在数理方面有特别的天才。“我在中学时代特别专心地做一件事情,就是把书读好了,很少关心功课以外的东西。很多情况下并不是说你有多大的才能,而是你有时间的投入必然产生回报……我有没有数学天才?很难说。我每个星期在上海市少年宫数学组花两三个小时参加少年班,经过这样数学的培训你也可能成为数学天才。”对于充满光环的少年时代,沈南鹏没有丝毫的自得。

“我进入交大自然选择数学专业。”沈南鹏介绍,“在大学一年级,有次我参加上海市三好学生的考察团,去了四川边远山区,发现自己太多的时间精力花在书本上面,应该要有更广的视野。以前仅把时间放在书本上,忽视了很多的东西。”

由上海交大升入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后,沈南鹏越来越意识到,数学并不适合自己。“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长处在哪里,这么多年数学的训练,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便误以为自己能成为数学天才和专家,但这两者并不能划等号。”

当时一个中国留学生的经历给了沈南鹏很大的触动:他有一门考试没有通过,博士生也没有念,却进了华尔街最好的公司。留学生们纷纷议论,觉得这是比较好的就业方向。

“我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原本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数学家。结果却发现即使我没有这个能力,也可以向其他方向发展,比如说证券、商业等,都是很好的方向……”最终,沈南鹏报考了耶鲁大学MBA。“觉得自己现在的选择还是很正确的。”沈南鹏说。

1992年,耶鲁大学MBA毕业后的沈南鹏经过五轮面试,被花旗银行华尔街分行录取。1994年,沈南鹏成为美国第三大证券公司雷曼兄弟驻港中国区项目的负责人。两年后,他转投德意志银行,担任亚太区总裁。此时,他还不到30岁,是德意志银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

创办携程

“大家都说,中国的强大能给海外的华人带来非常大的机会。这句话非常正确,在我身上就应验了———1992年进入华尔街是非常艰苦的过程,1994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开始兴起,开始有中国的企业到海外上市,在华尔街工作的中国人一下子变成了市场的宠儿。大家感觉你有最好的学历:在交大毕业,在美国念书,又是上海人,投资银行都在找你……那时候投资银行都在追人,我在美国工作两年多,也是在寻找一种机会。”

海外8年的投行生活,给了沈南鹏最重要的成功本钱。

1998年年底,沈南鹏个人投资了一家反黑客软件公司。当时的互联还不太热,但沈南鹏在投行工作中接触的人、他在加州的很多同学,都不断向他灌输互联的思想。看到美国互联发展得如此火爆,沈南鹏决定投资互联。

“1999年,我决定创办携程,我比较擅长宏观策略、资本运作,但我也清楚自己缺乏旅游和互联技术知识,所以我找来了当时担任ORACLE 中国技术总监的梁建章和有十几年旅游业从业经验的范敏。” 沈南鹏介绍。

“那时在上海,一顿非常普通的午餐,我和建章、季崎3个人聊天。当时正是互联第一波热潮的时候,我们自然就谈到了能否在互联上做些文章。大家谈到了新浪、易、搜狐,想着还有什么产业能和互联结合出火花,建章首先提出了改造传统旅游产业的想法,就这样,携程随后诞生了。”沈南鹏对描述到。沈南鹏以最大个人股东身份出任携程总裁兼CFO。

在谈到当时的想法时,沈南鹏承认,“除了要实现个人理想,最重要的还是觉得创业的风险可以控制———如果还想回美国,要在投资银行中找到工作,随时还是可以回去的。”当时曾任ORA-CLE中国技术总监的梁建章也是同样的想法。由创业带来的一切变化,沈南鹏认为都在情理之中,“比如说,肯定要做好准备,一两年之内坐飞机再不能坐商务舱了。”

“携程做的东西门槛并不高,从刚开始就有很多人想复制这个模型,记得我们1999年创业的时候,类似企业有五到六家,经过一个互联的寒冬,生存下来、找到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型的,也就携程和一两家追随者。由于携程的成功,还有很多企业想进入这个市场分一杯羹,我个人感觉,竞争越来越激烈,携程作为领先者的地位越来越牢固。”沈南鹏介绍。

2003年携程上市去路演,沈南鹏被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携程的竞争力在哪里?携程为什么能够保持30%-40%的净利润率,每年%的增长率?

“我试图从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来回答这些问题,但是我发现不能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因为确实我们没有什么核心技术,携程的竞争力表现在他的服务体系上,执行力上,我们上市那一刻,我们和竞争对手elong的比例从1:2.5上升到现在1:这样一个距离,携程占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携程给别人提供了更好的服务,用户的体验是最佳的。”沈南鹏介绍。

他认为,很多服务企业能够取胜,最终是企业的服务体系能不能够在处理几百间客房的时候,仍然能有非常优质的服务,这对企业的管理压力很大,尤其是在中国服务业刚刚起步,标准化的优质管理还是非常新的概念的时候。“这一点我认为携程开了一个先河。”

“我并不是看到携程的股价最高时候最兴奋,而是每次和一帮素不相识的朋友吃饭,别人说,我又通过你的携程定了一次房,非常满意。那个时候我作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领导者,是非常自豪的。”沈南鹏如此描述。

从携程到如家

有一年沈南鹏去美国,经过达拉斯加,从郊外开车到市内,也就30分钟车程,在道路两边闪过的低星级酒店有30来家。在达拉斯加,美国第七大城市,在郊外到市内有家酒店,市场容量有多大!“我相信我们是在一个行业的非常早期,我们是从经济型酒店起家,将来我们会往上往下做一些多品牌发展,都是可能的,我们会打造一个受消费者欢迎的酒店品牌。”这可能就是沈南鹏创建如家快捷酒店的初衷和发展规划吧。

2001年底,携程已经实现了盈利,而且有了一定的市场地位。几个创始人希望能够利用携程的独特优势,发展出一块新的业务来。他们考察后发现,经济型酒店很有潜力。“我们看到在中国高档的酒店外资都已经进来了,连锁的酒店占了相当的规模。但低端的酒店里面,一方面很少有连锁的品牌,另外以前那种连锁的招待所也好、酒店也好,产品和服务都比较差。”沈南鹏介绍。

如家快捷酒店就这样应运而生。从2001年底开始创业到2006年10月,如家经营及授权管理的酒店数量已经达到110家。截至2006年6月底,总收入已达到2.49亿元。由于扩张迅速,如家已经超越历史更长的锦江之星连锁酒店,成为同类市场的第一名。2006年10月26日,如家登陆纳斯达克的开盘价为22美元,比发行价13.8美元上涨59.4%。在首次公开招股(IPO)中,如家共发售了790万股美国存托凭证,融资1.09亿美元。

如家选择了连锁经营的模式。从服务体系来讲,如家更像一个零售企业,如国美等等。沈南鹏介绍,目前这个阶段,如家以连锁扩张作为主旋律。和经营一家酒店不一样,如家要在管理上精雕细琢。“我们恰恰是在产品的复制上面有更高的关注度。”沈南鹏说。

比如说如家酒店扩展到二线城市,同样的硬件软件,客户能否更喜欢如家的产品。比如到西南去,地域不一样,当地消费者所喜欢的东西可能略有差别,那个时候,如家的产品能否像在上海、杭州一样受欢迎,这个是连锁型企业面临的挑战,也是沈南鹏想得最多的问题。

“如果产品能够被复制、被当地客户喜欢,我们可以开到两百到三百家如家快捷酒店。我们首先会保持产品的一致性,———不同地区有细微的差别,但房间设置、宽带上、浴缸等不会变。就是在保持主题不变的情况下适应各个地区不同的需求,不同消费者的心理……不是所有的连锁业都有优势。如家连锁经营后,和当地的酒店有本质的区别,比如,有一家同样规模的小酒店,对于一个北京来的客户,可能没有机会找到那家酒店,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如家不同,曾经住过上海如家、北京如家,自然就会选择杭州如家……在酒店行业,连锁行业在全国发展确实有非常正面的帮助。”沈南鹏说起如家的发展

沈南鹏今后会成为纳斯达克的常客

,思路清晰,滔滔不绝。

与三年前带领携程上市时的激动不同,在如家上市时,沈南鹏显得非常平静。在如家上市后的庆功酒会上,沈南鹏曾表示,今后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把红杉中国基金做好。“我个人的兴趣就在于,运用自己在携程等企业任职期间所积累起来的经验,去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快速、健康地成长。我觉得只有作为投资者才能最广阔地发挥我的才智。”

今天,坐在面前,沈南鹏仍旧非常理性和冷静,“上市是公司里程碑式的事件,如家未来发展还有很多挑战。我们还是一个年轻的公司,四年里面我们确实走完了很多公司要十几年才走完的路程,但这个行业刚开始,和国际上的酒店巨头比,我们还很小,100家酒店,从5年到10年看,还非常少,如家管理上的压力刚刚开始。”

他还说,如家上市后,他的身影未来还将会不断地出现在纳斯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