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罗永浩对5年前的自己说别怕对3年后会说不

时间:2018-08-24 20:23:16|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罗永浩:对5年前的自己说别怕 对3年后会说不怕打脸

在IF2018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锤子科技创始人兼CEO罗永浩参与了极客公园CEO张鹏主持的圆桌讨论。

谈到过去一年最喜欢的词,罗永浩选择起死回生来形容锤子科技。

谈到做公司,罗永浩认为自己善于表达,是相对于工程师创业的优势。

谈到罗粉和锤粉,罗永浩说到,首先不喜欢粉这个称呼,但姑且用之。如果自己有粉丝,这些粉丝也是在有条件的支持自己。罗提到不希望自己有很多脑残粉,倒是希望他们有条件地支持自己。当我做的事情不对的时候,他们对我是非常残酷的

罗永浩对5年前的自己说别怕对3年后会说不

,所以他们是我很好的动力。

谈到锤子的产品,罗永浩说到,T1坚持任性,这个形容是对的,它是创业公司第一款产品,它是任性的结果。坚果就是产品线要有贵的有便宜的之后出现的产品。T2看起来又是一款任性的产品,但其实是和坚果是同时研发、但分开发布的。所以所谓T2任性不成立。如果产品风格象限有一些波动,那是跟公司当时的资源、状况等相关的。

如果回顾五年前的自己,罗永浩会对自己说一句什么话?

罗永浩说到,雷军形容七年前的自己无知无畏,现在的自己会不敢投资那时的自己,其实也是变相地夸奖了现在的自己。

说回自己,罗永浩说自己身体上老了一些,但心理上还是很年轻,回顾那时自己只会说一句话:孩子别怕,没啥了不起的。

提起五年前的状况,罗永浩认为当时自己做的很差,那时候很多人不但不使用优先购买码,还在预定了之后又退了,因为那个时候批评锤子的人很多,大家看到以后心里都没底。

提到自己发布的空气净化器的销售状况,罗永浩感慨:我们是碰到了一个灾年,但是人们的生活环境水平提高了,所以对我们来说是双层感受。提到为什么当时要做空气净化器,罗用贴补家用来形容:一时赚不到钱,所以做个净化器想赚个快钱。

锤子现在有空净品牌公司和做智能音箱的两家全资子公司,目前就这两个,后面不会再做什么其它的全资子公司了。老罗在现场讲到。

提到想对三年后的自己说点什么,罗永浩说到:

企业家不怕打脸,我现在说什么都是真诚的,几年后你们要怎么打脸就怎么打脸,好比你当初追姑娘,说什么话都是真诚的,但后面娶的也不是当年那个姑娘,这能说明你当时不真诚吗?

打完伏笔,罗永浩给自己打了硬广告,提到自己5月15号要在鸟巢开一场万人发布会,因为我们开发布会的能力是世界领先的。这一次我们要发布的是一款革命性的产品,为了配得上这款产品,所以我们决定在鸟巢开一场发布会。但是发布会不重要,这场发布会要发布的东西,哎呀我简直等不了了。到时候你们准备好纸尿裤,到鸟巢一起见证,这款产品会改变未来年的产品。

谈到锤子的工业设计,罗认为自己一直是有风格延续的,唯一一次断掉是M系列,但很多人对M还是认可的。

谈到下一代交互设备,罗认为一定是VR、AR结合的眼镜。只要解决成本、功耗、重量等问题,成为轻便小巧易携带的设备,就会成为下一代交互设备。

谈到当下的危机感,罗永浩叹了一口气,说很多吧,科技行业就是朝不保夕的。而且往年的不顺现在回想还是庆幸,不然以自己容易翘尾巴的个性,太顺反而不好。现在公司有明显好转,但自己还是很谨慎,希望公司持续向好发展。如果5月发布会引爆市场,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又说蠢话。到时候万一翘尾巴,就用药物解决。药不能停。

谈到外界给猥琐发育,别浪的建议,罗认为单独的别浪可以。整体上感谢吧。产品上我们还是会保持激进的方式发展。好比优秀的体操运动员做出高难度动作时,ta的名字会成为动作的名称。踢足球也一样,我不喜欢意大利足球队,虽然他们能赢,但防守反击型不是我喜欢的方式。你想象一下所有足球队都是防守反击型会是什么x样。

最后,罗永浩反问张鹏有什么危机感。张鹏提到自己每年举办极客大会都会焦虑,比如每年要不要卖票、卖多少钱。谈到这里,罗认为要卖,而且要贵卖。你可以学罗振宇,把未来50年的都卖了。你要办50年,我只要活着,都来。(辛苓)